大地主刘文彩恶贯满盈,死后儿媳带孙子跑到新疆,孙子被活活勒死
四海友诚交易有限公司
四海友诚交易有限公司

新闻资讯

大地主刘文彩恶贯满盈,死后儿媳带孙子跑到新疆,孙子被活活勒死

发布日期:2022-08-01 06:28    点击次数:71

刘文彩

周扒皮、黄世仁、南霸天、刘文彩,这四人都是人人喊打的大地主,还被并称为“四大地主”。

但在四个人里,除了刘文彩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外,其他三个都是被虚构出来的。

虽然其他三人都是艺术加工出来的人物,但他们的所作所为比起刘文彩这个真地主来说,可谓是“小巫见大巫”。

刘文彩跟那些普通的地主可不一样,他有着灵活的经商头脑,还跟家族里的其他子弟一起掌控着川西两省的军政大权。

凭着手中的势力在那个军阀割据、官匪勾结的乱世里横征暴敛,欺男霸女,做尽了滔天坏事。

安仁镇

刘文彩出生于1887年,是四川成都大邑县安仁镇人,自幼家境富裕。

因为头脑活泛,又对从商十分感兴趣,刘文彩长大后就开始在各地贩卖货物。

但世道混乱,生意并不好做,奔走多年,他也并未积攒下什么钱,因此也只能一直过着普通的日子。

但这样的日子并未延续多久,1917年,他的弟弟刘文辉从保定陆军学校毕业了。

毕业后的刘文辉在时任川军总司令兼省长的侄子刘湘的帮助下,在川军里担任了参谋这一职位,后来又升为了川军旅长,手里掌握了不少的权势。

刘文彩

眼看自己的亲弟弟做了官,头脑“灵活”的刘文彩当即想到了赚钱的“好方法”。

依仗弟弟的权力,小商贩刘文彩摇身一变,也开始戴起了“乌纱帽”。

他先后担任了四川烟酒公司宜宾分局局长、叙南船捐局长、川南护商处长等重要职位。

并利用职权在川南为非作歹,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,为自己聚敛了大量的财物。

利用搜刮来的钱财,刘文彩购置了数不清的田地宅院,变成了当地知名的大地主。

他将这些田地出租给农民,对他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剥削。

除了收租和盘剥百姓外,为了赚更多的钱,刘文彩还开设了许多赌场,并且暗中贩卖鸦片,牟取暴利,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。

刘文彩

1925年底,刘文辉率军移驻川西,将宜宾的城防事宜交由第六混成旅旅长覃筱楼负责,而行政、财政等权则都落到了哥哥刘文彩的手上。

自此,两兄弟一个川西,一个川南,几乎掌控了整个四川。

二人虽相隔较远,但他们之间有一条专用的秘密电话线。

二人时常通过这条电话线,对如何聚敛钱财、扩大势力等事进行商议。

为了从百姓手里剥削到更多的钱财,刘文彩跟弟弟刘文辉合作,开始在他们所管辖的范围内征收各种各样额外的税款。

一时间,花捐、红灯捐、厕所捐、锄头捐、经纪税等各种各样闻所未闻的税收都落到了老百姓的肩上。

面对如此繁多的税收,当地百姓苦不堪言,却又无计可施。

刘文辉

为了快速获得暴利,他甚至无视法纪,强迫当地的百姓们种植罂粟,从而贩卖鸦片,并获取烟苗税和烟土税。

“……他(刘文彩)在西康发动种烟,又长期武装贩运鸦片,大量聚敛钱财,以至于川南一带‘十室之中,必有烟馆;三人行,必有瘾客’。”

这是学者胡平在经过大量的走访和调查后,对此事做出的记录。

可见刘文彩强迫民众种植罂粟,不但从中获得了暴利,还使川南的民众受到了极大的毒害。

自林则徐虎门销烟,百姓们闻“烟”色变。他们知道罂粟不是好东西,有些人便不愿意种。

对于这些不愿意种植罂粟的百姓,刘文彩也有办法对付,那就是向他们征收“懒税”。

总之,无论种或不种,百姓都难逃剥削。

因为税收繁多,当时还流传了这么一句谚语:“自古未闻屎有税,而今只剩屁无捐。”

百姓们怨声载道,但却无可奈何。

除了搜刮钱财,刘文彩还到处欺男霸女,甚至公然强抢、奸淫良家妇女。

据相关资料记载,刘文彩一共纳过四十多位小妾,其中光是被他强抢回家的就有好几十个。

除了鱼肉百姓,他甚至还肆意残害革命同志,仅1927年到1931年之间,他就陆续杀害了徐经邦、李筱文、李家勋等数名同志。

当地百姓敢怒不敢言,整天过着担惊受怕、任人宰割的日子。

刘文彩虽然仗着弟弟的权势到处为非作歹,但他并不是四川当时唯一的势力。

刘湘

事实上,他的堂侄刘湘,才是四川当时真正意义上的“当家人”,甚至还有着“四川王”的称呼。

三人虽然算是一家人,但因为刘文辉势力渐大,甚至在四川的地位仅次于刘湘。刘湘便觉得他的存在对自己产生了威胁,想要对他进行一番压制。

1930年,刘文辉跟刘湘的矛盾被彻底激化,“二刘战争”正式拉开序幕。

所谓“打仗父子兵,上阵亲兄弟”,为了帮助自己的弟弟对抗刘湘,刘文彩也随之加入了这场争斗。

为了打倒刘湘,刘文彩还暗中派了杀手奔赴重庆刺杀刘湘, 法网情天可因为事情败露,刺杀并未成功。

1933年,“二刘战争”进入尾声。

尽管有哥哥的帮助,但刘文辉终究不敌刘湘,这场战争最后以刘文辉负伤出逃,刘湘大获全胜为结局,落下了帷幕。

刘湘

心气极高的刘文彩无法接受这个结果,为了泄愤,他竟然把气撒到了当地老百姓的身上,派飞机轰炸了整个宜宾,无数老百姓伤亡惨重,流离失所。

不久,刘文辉率军投诚。失去了靠山的刘文彩也无法再在川南呼风唤雨、胡作非为。

因为得罪了刘湘,他甚至无法在这里立足了,无奈之下,刘文彩只好逃回了老家。

逃跑前,他还不忘在宜宾城里到处搜刮百姓财产,最终搜到20万银元。

这20万银元被他跟之前搜刮到的金银珠宝放在一起,用了4500多个大木箱,通过20艘船才运回了老家大邑县。

回到家乡的刘文彩仍旧死性不改,他在华阳、新繁、温江、崇庆、大邑、双流、邛崃等地继续作恶,利用各种手段抢夺土地和钱财,最终夺得了12000多亩田地。

刘氏庄园

利用这些田地,刘文彩继续对当地的百姓进行剥削,还强占了银行、当铺、街房、碾子、公馆等众多产业。

利用搜刮到的钱财,他在当地为自己盖了座富丽堂皇的大庄园。

在这座庄园里,仅他们一家居住的地方就占地7万多平方米,庄园总面积超过20000平方米,光房屋就有180多间。

在这座大庄园里,刘文彩俨然就是一个“土皇帝”。他不但妻妾成群,奴仆众多,还暴虐成性,唯我独尊。

他家庭的常住成员其实只有十几位,却需要七十多名奴仆伺候。

对待这些奴仆,他也是非打即骂,只要惹他不悦,就会被用尽酷刑,折磨致死。

刘氏庄园

1941年,为了保护自己,镇压民众,扩大势力。刘文彩把自己原来在安仁的五个袍哥组织合并到一起,创立了“公益协进社”。

这个组织由许多亡命之徒构成,还跟各地的地痞流氓,土匪恶霸相互勾结,一起欺压百姓,为非作歹。

“十万兄弟伙,一万多条枪。”说的就是这个组织。

那时,不仅百姓们惧怕他们,连官府见了他们都要“礼让三分”。

刘文辉夫妇在欣赏1939年《西康》照片集

比如,大邑县和附近各县的县长上任时,必须先去安仁镇向刘文彩“报到”,每逢刘文彩家族里有喜事或者庆典时,也必须要送上贺礼。

就这样,刘文彩靠着盘剥百姓,勾结官府,在自己的家乡过上了“皇帝”一样的日子。

而当地的百姓则在这位“刘老虎”的淫威和欺压下,过着终日惶惶,苦不堪言的日子。

但,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不会不到。

四川大邑刘文彩公馆

1949年解放战争胜利结束,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。

随着新中国的成立,各地也陆续响起了“打地主”的口号。

听到这个消息的老百姓们欣喜若狂,举家欢腾;而刘文彩一家则惶恐不安,担惊受怕,带着钱财四处逃窜。

1949年10月17日,刘文彩在病痛和惊恐中痛苦地死去了。

万恶的大地主刘文彩终于得到了报应,无数的老百姓拍手叫好,连呼痛快。

刘文彩死后,他的家人四散逃走,他所有的钱财和房屋均被充公,强占的土地也如数分还给了农民。

俗话说,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高飞远走也难逃。”

刘文彩姨太太

刘文彩一生恶事做尽,费尽心思为自己和子孙们抢来财产。可到了最后,不但丢了钱财,连亲人们也不得善终。

据记载,刘文彩一共有四个儿子。

可大儿子沉迷抽大烟,最终因肺癌过世;小儿子遭遇车祸,不幸身亡;其他两个儿子则都成了卖力气的工人。

不过,最惨的是他的一个孙子。

刘文彩死后,他的一个儿媳怕遭到民众报复,就带着儿子刘世伟逃到了新疆。

本以为遥远的新疆不会有人认识他们,可没过多久,他们的身份还是暴露了。

刘文彩恶名远扬,许多人都对他恨之入骨。

刘文彩五姨太

所以当愤怒的民众发现刘文彩的孙子刘世伟还在世时,便把怒火都发泄到了他的身上,竟直接用绳子活活勒死了他,其他家人也都被乱棍打死。

明明是爷爷做的恶,可自己却要受牵连,不但无家可归,最后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想必刘世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也无法原谅自己的爷爷吧。

话说回来,自己做的恶事却“报应”到了子孙身上,不知道刘文彩看到这一切,又会不会有所悔悟呢?

刘氏庄园

不过,如果仔细翻看史料,其实不难发现,刘文彩这个人也是做过一些于百姓有益的好事的。

1931年,由于安仁镇缺水,刘文彩便跟刘文辉一起,邀请了附近县的许多乡绅,打算一起商讨开凿新堰引水的事。

经过勘察水源,他们最终商定了引水方案,决定从崇庆县凿渠开堰,对桤木河进行引水。

4月,由沿岸附近的受益户自带工具,一支近万人的队伍开始了对水渠的开凿工作。

在众人的努力下,仅仅用了一日,这条宽10米,深10米,长10余里的新堰便完成了,因此还得名“万成堰”。

万成堰

同年9月,为了扩大过水量,这条堰又被再次加宽了4米。

万成堰的建成不但解决了安仁镇大片农田的缺水问题,还造益了附近唐场、韩场、邛崃县和新津县一共10万多亩的农田。

除此之外,刘文彩还出资为安仁镇修建了公路和学校。现在的安仁中学,就是由刘文彩当年出资建设的。

那时候,虽然当地已经有了中学,但由于规模较小,条件也比较落后,所以孩子们的受教育问题依旧十分严峻。

政府为了改善当地的教育环境,便请来了许多乡绅,让大家聚在一起,共同商讨这个问题。

而刘文彩家财万贯,自然也被邀请了过去。

安仁中学

谁料这个到处敛财的大地主在得知事情原委后,竟然“壕掷”两百多万美元,直接建了一所新学校,命名文彩中学,也就是现在的安仁中学。

文彩中学建成后,刘文彩还用双倍的薪资为学校广请名师。

该中学也因为优厚的师资条件,成为了当地的最高学府,而从这所学校毕业的学生,基本上也都成为了名人精英。

为了推动当地的教育发展,第一届就读于文彩中学的学子全部被免除了学费。

而且学校此后的学费也十分低廉,并且还设立了各种奖学金,以示对学生的鼓励。

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以剥削百姓出名的刘文彩竟然没有用这所学校赚钱。

《刘文彩真相》

在学校建成之后,刘文彩特意在学校旁立了座碑,碑上写道:

“学校成立之日,刘家不再对校产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。”

除去别的不论,刘文彩为家乡开水渠、建学校,的的确确便利了百姓,推动了教育,毫无疑问是功德一件。

但做了两件好事并不能洗去他所犯下的那些罪行,更何况他开水渠和建学校的钱,不也是从老百姓那里克扣、搜刮来的吗?

近些年来,由于刘彩文的孙子刘小飞四处为爷爷“叫冤”和“翻案”,也有不少人开始重新审视刘彩文,并把他做的两件事反复拿出来说道。

还给了他“毁誉参半”,甚至“实属无辜”的评价。

首先,我们可以肯定刘彩文的确做了一些善事,像修路、建学校、鼓励百姓学些手艺养活自己等等,但“毁誉参半”这个词绝对不适合他。

《收租院》

他压迫百姓,抢夺土地,还垄断食盐,让贫苦百姓连盐都吃不起;他种植罂粟,贩卖鸦片,任它荼毒同胞,危害社会,毫无爱国之心。

更令人发指的是,他还强抢民女,残害共产党员。

这一桩桩一件件,无不透露着他的心狠手辣、为富不仁。

他不是“毁誉参半”,而是“毁大于誉”,而且还“远大于誉”。

观其一生,刘文彩有着比别人好太多的出身和机遇。

他天资聪颖,又很会处事,如果好好做人,在弟弟刘文辉和侄子刘湘的帮助下,必定也会有一番作为。

就算没什么大成就,至少也可以富足地过一辈子。

可他却始终不知悔改,最终葬送了自己的生命,还背负了一辈子的骂名。

关于刘文彩的书籍

有人说是时局弄人,但他的弟弟刘文辉和侄子刘湘早期其实跟他一样,也走过一段歪路。

可人家关键时刻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,被人民称为爱国将领。

只有刘文彩,丝毫不懂得反思,不知道回头。最终只能成为《收租院》的主角和民众口中的大恶霸,被永永远远地被钉在了耻辱柱上。

而这一切,完完全全就是他的咎由自取,怨不得时局和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