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1年,85岁的薛明非要参加贺鹏飞遗体告别仪式,一句话让人泪目
四海友诚交易有限公司
四海友诚交易有限公司

新闻资讯

2001年,85岁的薛明非要参加贺鹏飞遗体告别仪式,一句话让人泪目

发布日期:2022-08-01 22:12    点击次数:186

2011年8月13日,享年95岁的薛明在北京逝世,这位十大元帅夫人中,最后一位老人的离开,标志着一段往事的结束。

薛明的一生充满了悲伤,幼年丧父,中年丧夫,晚年丧子,“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”令她痛苦不堪,以至于在儿子贺鹏飞的追悼会现场,说出一句让所有人不由自主落泪的话。

早年经历

1916年,清王朝覆灭,革命的胜利果实被袁世凯窃取,这位名义上的民国大总统,妄图进行封建王朝君主制的复辟,仅在位83天,就被革命党人再次以排山倒海的气势驱赶下台。

当时的贺龙正是孙中山所领导的革命军一员,拿着两把菜刀的他,奋不顾身地加入到革命的队伍中去。

正是这一年,薛明出生在河南霸县的一户贫苦农户家中,当时她的名字是王爱真,后来因父亲早逝,随母亲姓,改名为薛明

虽然家境贫寒,但薛明的母亲还是尽自己仅有的能力,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学识字,在这种环境中,薛明逐渐长大,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天津大学,选择了师范专业。

20岁的薛明,面对满目疮痍的祖国,正在天津读书的她,内心升起一股报效国家,为祖国贡献一份力量的决心。

当时正值东北沦陷和抗日爆发前的1936年,前方战场随时可能出现伤亡的危险,这时加入革命队伍,无异于往枪口上撞。

但薛明仍义无反顾的于1936年3月加入共产党,担任起地下党员交通联络的重要任务,负责天津学联、妇救会的联络工作。

两年考验期满后,在党的号召下,她奔赴延安,进一步投入到为革命献身的工作中。来到延安的薛明,自知履历尚浅,革命知识有限,便进入中央党校的女大高级班学习革命思想,在学习的过程中仍不忘联络群众,宣扬革命精神的工作。

那时的她已经22岁,作为从天津投奔延安的漂亮女学生,身后不乏一大群追求者,其中就有贺龙。

那时的贺龙42岁,是西北战区远近闻名的司令员。一次会议中,他一眼就相中薛明,为留下好印象,主动向对方发出邀请,“

听说你是从天津来的,我那儿有一个会做天津包子的厨师,我一直不知道他做的地不地道,什么时候你可以去我那帮我看看,他做的天津包子正不正宗”。

对于贺龙发出的邀请,她一直无动于衷,虽然组织几经撮合,但她只当贺龙是革命前辈,始终没有把心思往恋爱关系上想。

有一回薛明出差外调,正好来到贺龙所在的根据地宣传学习整风文件的心得,两人再次见面只是打个招呼,尽管贺司令心有所向,但碍于自己的身份,一直没有表露得太明。

宣传工作结束,贺龙向薛明提出主动送她回住所的义务,对于这个请求,薛明虽然无奈,但还是不好拒绝地答应了。

贺龙在前,薛明在后,两人慢悠悠地朝着薛明的住所前进,走着走着,天空突然下起大雨,加上天黑的原因,视线十分模糊,薛明一不注意掉进小路旁的池塘里。

见此情形的贺龙,顾不得身上穿着衣服,一个猛子便扎到水里,将不会游泳的薛明救了起来,小心翼翼地将她送回住所。

由于两人回来时身上满是泥泞,大家一询问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,这次雨夜送行迅速在西北战区传为笑话,大家伙一致觉得:

“他俩谈这么久,还一起散步送行,这压根就是要成呀”!

不久后,和薛明一起来延安的彭真找到她,主动当起月老,询问薛明的意向,但薛明扭扭捏捏的就是不表明态度,心急的彭真说:

“贺司令员没有工夫在这西北局的窑洞里和你谈情说爱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,前方的战场等着他呢,我是觉得你们可以做夫妻的,群众们也都是这么认为,你要是有什么问题,可以和我说出来,金泫雅手机官方我帮你解决”。

面对彭真的逼宫,薛明一时红透脸颊,虽不好意思,但还是腼腆地答应了。就这样,她与贺龙走在了一起,此后,陆续生下三个孩子,儿子贺鹏飞与女儿贺晓明、贺黎明。

相夫教子

一生征战四方,戎马生涯的贺龙脾气十分暴躁,嗓门大,说话直接的他,时常冲着薛明大呼小叫,自尊心强的薛明,时常被这位元帅凶的眼泪巴巴,但每次薛明一哭,贺龙会立马停下嗓门,上前哄她。

一起生活久了,两人难免发生冲突,但薛明知道贺龙是直性子,情绪发泄完就没事,为顾及这位元帅的形象,薛明处处让着他,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个非常坦率的人,等脾气一过,就会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

生活一步步朝前走着,贺龙与薛明也成为人们眼中的模范夫妻。然而这种令人艳羡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,便被打破了。

1967年,因时代发展的变故,贺龙和妻子搬到北京西北郊的象鼻子山住下来,三个儿女因为参加活动或工作无法前来,这让他们十分担心,贺龙每天都看报纸,企图从中寻到有用的消息。

好在没多久便收到贺鹏飞报平安的来信,得知三个儿女的近况一切平安,薛明和贺龙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但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
1969年6月8日的那一天,贺龙因突发疾病,昏迷不醒,且抽搐不止,薛明连忙向组织申请,才找到一辆救护车,一路风驰电掣地将这位元帅送到北京301医院进行抢救。

怎料第二天,这位历经大大小小千余场战争,威震一方的元帅离开了人世,享年七十三岁。

面对着丈夫的遗体,和三个痛哭流涕的孩子,薛明只能忍住内心的疼痛,告诉孩子们要坚强,但是她内心的痛,比谁都汹涌。

薛明本想随着丈夫一起走,但想到还有三个孩子没有成家立业,又不得不坚持下来。自此后,薛明开始做起三个孩子的家长,一个人撑起这个家。

这种生活在大儿子贺鹏飞参加工作后,才得以有所缓解,因当时的政策原因,他从清华大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汽配厂当工人,凭着出色的技术,从工人一路晋升到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,担任该公司的副科长,并于1997年进入部队,任总参装备部的副处长。

此外,两个女儿贺晓明与贺黎明也极为出色,在各自的岗位上都有了成就,身为母亲的薛明对此很是欣慰,她觉得没有辜负贺龙元帅临终前的嘱托。

时间一点点地来到新世纪,本以为可以安享晚年的薛明,没想到再一次遇到人生不可承受之痛。2001年3月28日,已85岁高龄的她眼睁睁地看着贺鹏飞因心脏病抢救无效死亡。

贺鹏飞去世前夜,半夜醒来的妻子没有听到他像平常一样的打呼声,推了推身边的丈夫,问他是不是不舒服,令妻子意想不到的是,他丝毫没有反应,妻子伸手探到他的鼻子下,才发现贺鹏飞已经没有呼吸。

惊慌失措的妻子赶忙拿起电话拨通120急救热线,并通知婆婆薛明与妹妹贺晓明、贺黎明。

赶到医院的薛明焦急地守在手术室,用她那不再年轻的手紧紧攥住女儿贺黎明的衣角,嘴里不断呼唤着儿子的小名,默默祈祷着,儿子一定会安然无效,一定可以抢救回来。

可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这位早年丧父,中年丧夫的女人,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晚年还会承受“白发人送黑发人”的丧子之痛。年迈的薛明,一时间无法这个事实,心痛得直接昏了过去。

贺鹏飞的去世对于身为母亲的薛明来说,是一个无法接受的打击,对于中国的海军事业来说,也是一个无法估量的重大损失。

这位海军中将,生前的最大愿望就是中国可以拥有一艘自己的航空母舰,在这种精神信念下,贺鹏飞发起购买前苏联航母“瓦格良号”的计划。

在他生前,计划已全部落实,但因航线原因,这艘航母迟迟没有开到中国海域,直到2001年11月1日,瓦格良号才姗姗来迟。

贺鹏飞的葬礼现场

薛明5岁时,疼爱她的父亲去世,53岁时,送走亲爱的丈夫,85岁时,丧子之痛再一次击垮了这个老人,命运和薛明开了一个又一个玩笑,让她脆弱的心一次次遭受破碎。

从昏迷中醒来的她,连忙询问身旁的女儿,是不是刚刚医生误诊,儿子贺鹏飞是不是已经抢救回来?望着女儿泪眼婆娑的样子,她明白,刚刚的不是梦,而是现实。

她抱着女儿哽咽地哭道:

“我的儿子,你怎么狠心先我一步去见你爸?这让我怎么活啊”!

面对着薛明的哀嚎,在场的人都哭了,连见惯生离死别的医生和护士都为此场景流下眼泪。

她无法面对这个事实,可不得不面对,现在摆在眼前的是儿子的身后之事。贺黎明见妈妈薛明如此哀伤,强忍着泪水,故作坚强地安慰母亲要注意身体。

贺鹏飞的追悼仪式准备完毕,后辈们怕薛明太过哀伤,会哭坏身体,一致劝她不要去追悼会现场,可薛明坚决不同意,她反对家人不让她见儿子最后一面的提议。

忍住眼泪的薛明,坚定地对家人说道:

“我很小就没有父亲,我是亲眼看着我的爸爸被安葬到土里,当我在延安参加革命时,母亲意外去世,没能送她最后一程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。你们的爸爸也因为意外去世,我送了他最后一程,现在我的儿子去世,我必须要送他”。

说完这话的薛明,再也忍不住悲痛,放声大哭起来。这番话像是回忆一般,将她的一生苦楚,向着子女们娓娓道来,在场的人互相看着彼此,都为薛明的生平感到悲伤。

贺黎明和贺晓明只得无奈答应母亲的要求,让她再送哥哥最后一程。

追悼会当天,贺黎明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母亲,缓缓地向贺鹏飞遗体的方向前进,两鬓花白的她,看见儿子安详地躺在花丛中,睡得那么安详,她突然想起长子出生时,贺龙为他起名时的回忆。

出产房的薛明躺在病床上,望着身旁刚降生的儿子,内心充满初为人母的喜悦,守在一旁的贺龙与薛明商议,为儿子起个名字,贺龙说:

“我俩都喜欢岳飞的忠义,要不我们给儿子起名贺飞怎么样”?

薛明笑着说:“单一个字不好,你给他起一个飞字,说不定儿子翅膀长硬后,你就管不住他啦”。最后夫妻俩一致决定,借用岳飞的字鹏举中的“鹏,起了个贺鹏飞的名字。

回忆无声,可薛明的眼泪却好像会说话一样,悄悄地流在脸上,诉说着内心的痛苦,泪水顺着她那不再年轻,满是皱纹的脸庞缓缓向下,打湿衣襟。

薛明趴在儿子的遗体上,一声声呼唤着他的名字:

“我的好儿子,你怎么忍心丢下妈妈一个人走?怎么舍得撇下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太婆先走了”?

参加贺鹏飞追悼会的人们,听到薛明痛彻心扉的哭诉都红了眼眶。年仅55岁的他,正值事业的上升期,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,他的死不仅成了家人心中的痛,也成为祖国海军事业的一大损失。

很多人的心里都蒙上一层悲伤的阴影,多位国家领导人纷纷用自己的方式,对何鹏飞的离世表达沉痛的哀悼,也向薛明送去节哀顺变的关怀。

薛明的两个女儿担心母亲因哥哥的离世想不开,无法照顾自己,一有时间就往妈妈那里跑,如果哪天没有时间到薛明那里,也会及时给母亲打一个电话。

在两个女儿的陪伴下,薛明渐渐走出丧子之痛,每天除了思念儿子以外,更多的时间用来关心国家的希望小学建设工程。

就连去世前,薛明都一直致力于建设希望小学的工程,她以国家发展需要知识普及为由,向中央提出建设希望小学的愿望。

中央对于薛明的提议十分赞同,立即拨款2100余万元,用于全国贫困地区的希望小学建设,直到2011年,这笔拨款一共建设70所希望小学时,才算是全部用完。

去世前的薛明和女儿聊天时,时常会提到过去的一些事,她也很意外自己能活到90多岁,但薛明仔细想想,支持她活下去的理由,是她的坚强和对命运的永不妥协,这股力量一直鼓励着她向前看,逝者如斯,唯有活着的人好好活下去,才是纪念亲人最好的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