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奸们被枪毙前有多狼狈?有人被活活吓死,有人念经超度自己
四海友诚交易有限公司
四海友诚交易有限公司

办公用品

汉奸们被枪毙前有多狼狈?有人被活活吓死,有人念经超度自己

发布日期:2022-08-01 03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68

前言

汉奸从古至今历来是被中国人所不齿的一个词汇,它是中国的一大毒瘤。抗战时期,当无数的热血男儿用自己的生命誓死保卫祖国的时候,他们却背弃了祖国、背弃了人民,走上了卖国求荣的道路。

抗战胜利以后,陆续开展了对汉奸的审判工作。汉奸们在法庭上百般狡辩试图保住性命;在行刑的现场,他们丑态百出、贪生怕死之相表露无疑。本篇文章将为大家盘点一下,在行刑前大汉奸们那狼狈至极的丑陋之态。

枪毙林柏生,吓死三个汉奸

1946年10月8日,在南京的老虎桥监狱。监狱四周荷枪实弹的警卫警惕地注视着犯人们的一举一动。在这个监狱,关押了很多汉奸。在监狱内犯人们的行动还是比较自由的,他们可以相互走动,也可以到广场上散步,饭菜也可以由家属做好送进来,直到晚上10点到了休息时间,才把各个牢房的大门上锁。

这天下午,狱卒们手拿铁索让犯人们回到各自的房间说:“有人要来参观”,犯人们知道这句话的含义,知道有人又要被枪毙了。

一个狱卒来到了原伪安徽省省长林柏生的牢房外说道:“有个大人物要来接见林先生,请跟我走一趟。”

林柏生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,只是脸色忧郁、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。

下午2时50分,林柏生被押到了刑场上。其他汉奸们也挤在了牢房的窗户边,看向刑场。

在半年前,也就是1946年的5月31日,南京高等法院就以通敌谋国的罪名判处了林柏生死刑,全部财产除留一小部分当做家属的生活费之外,其余全部没收。当听到这一判决之后他手脚冰凉,在等待行刑的日子里,他每天如坐针毡、心惊肉跳,虽然知道自己将被枪毙,但不知道哪天被枪毙,等待行刑的日子非常煎熬。

此时走上刑场的林柏生目光呆滞,嘴里嘟囔着:“踏实了,终于踏实了。”

检察官向他出示了执行死刑的文件,他看了一眼木讷地回答道:“好的。”

留下一些无关紧要的遗言之后,林柏生被执行了死刑。一颗正义的子弹穿进了他的后脑,倒地后,他的手脚还在不停地抽动,几分钟后狱警又朝着他的头部开了一枪,终结了他的生命。

枪毙林柏生的这两声枪响,把老虎桥监狱内的汉奸们吓得魂飞魄散,其中汉奸文元模、李绍唐、余晋和三人被吓成重病申请了保外就医,但没过几天,三人全部病死。从中也能看出,汉奸之所以能走上卖国求荣的道路,大多数也都是贪生怕死之辈。

自知罪孽深重,行刑前念佛经超度自己

1946年春,从北平押解到南京的14个汉奸出现在了下关火车站,引起了一片轰动,这其中就有大汉奸殷汝耕。

在《救国日报》上有一篇关于殷汝耕的报道,是这样表述他的罪名的:“殷汝耕在诸奸中可谓罪大恶极,万死不足以平民愤。世人只知道他在滦东独立,割裂国土以供敌人驱使,但他的另一大罪恶,是在民国十七年泄露床次竹二郎在华的秘密,使中日关系恶化,罪不可恕,足以处一百个死刑而有余!”

经过公审,1946年10月31日,殷汝耕以窃取国土、破坏国体、通敌卖国等罪名,被判处死刑。

殷汝耕不服提起了上诉,1947年3月10日,南京最高法院宣布判决撤销,将重新审理。殷汝耕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,大喜之余抓紧搜集对自己有利的证据,以求保命。但审判汉奸的民意不可违,当时的舆论焦点更是放在了审判汉奸上。

1947年4月13日《救国日报》又发表了一篇文章,题为《殷贼还不够死刑吗?》。文章的内容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:“充当敌国间谍者判处死刑,这是各国一致的法律。普通间谍尚可判处死刑,而殷贼泄露国家重大机密,破坏国家政策,更应罪加十等,抛开其汉奸罪名, 涨潮海岸仅以间谍之罪,就可判处其死刑,否则法律威严将荡然无存!”

此时的殷汝耕已然到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地步。1947年11月8日,南京最高法院宣布维持原判。

同年12月1日,殷汝耕被押到老虎桥监狱刑场,临行前殷汝耕向检察官提了一个要求:“请给我一个座位,我念几声佛经之后再行刑。”

检察官让法警搬来了一把椅子,只见他盘腿坐在椅子上,眯起眼睛煞有介事地念起了佛经。此人极度迷信,自知罪孽深重害怕死后落入地狱,所以念经超度自己。

念完经后,随着一声枪响,殷汝耕一命归西。

行刑前放生大哭求饶命,被狱警连开七枪毙命

1948年9月10日,北平姚家井第一监狱的刑场上,从远处押来了一个大哭不止、又吵又闹的汉奸,此人正是大汉奸王揖唐。

到了检察官面前王揖唐痛哭求饶道:“请蒋总统开恩千万别杀我,我已经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,让我自己死吧!”

负责行刑的狱警鄙夷地说道:“我执行了这么多犯人,什么样的没有见过,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!”

哭声越来越远,随着几声枪响,哭声戛然而止。在场的有人说枪响了六声,但后来报纸上公开报道枪响了七声。

王揖唐是一个老政客,从1907年开始就在清朝的兵部任职,经历了光绪帝、宣统帝、辛亥革命以及北洋军阀等多个历史时期,直到1928年蒋介石下令通缉,他才隐退。

九·一八事变后,蒋介石又开始想起从前的老政客,于是邀请王揖唐、曹汝霖等人共商国事,王揖唐再次步入政坛。

七七事变之后,王揖唐公开投敌,汪伪政府成立之后,又投到汪精卫门下担任要职。

抗战胜利后,王揖唐在法庭上接受审判时,曾指责审判长何承焯称:“华北沦陷时你曾在我手下任职,我是你的上级,哪有下级审判上级的道理,你不配审我,换个人来!”

但无论他如何胡搅蛮缠,坏事做尽的他终难逃一死,最终河北高等法院判处王揖唐死刑。

在他执行死刑前,厚颜无耻地大喊饶命,让狱警更加觉得此人极度无耻,这也是为何狱警要连开七枪将他杀死。

春宵一刻值千金,在监狱中还想与情人同房,最终沦为笑柄

周学昌曾任汪伪南京市长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第二天周学昌就被逮捕,虽然早在1946年就被判处了死刑,在一直没有执行,最终在1952年病死在监狱中。

周学昌是一个好色之徒,在被逮捕之前就整天寻花问柳、拈花惹草,即使被捕之后,他仍本性难改,他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:“只要让我在风流一夜,死也值了。”

他的情人笑骂道:“落难之后你的那些朋友哪个还能想起你,我跟他们可不一样,我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。”说罢,就拉开手包,露出一张崭新的支票。

“稍等我一会儿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随后他的情人转身走了出去。

原来她是出去把那张支票送给了典狱长,上面的面额是400万法币,真可谓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了。

当晚,典狱长就为二人留出一个单间。但也活该周学昌倒霉,二人刚要熄灯睡下,就碰到司法行政部的人突然来检查,二人的事情随之被曝光。第二天这个花边新闻就登上了各大报纸,传遍街头巷尾,最后典狱长被查,“杨贵妃”被关押。

当“杨贵妃”的囚车穿过城区主要街道时,大家争先恐后来到街上想要一睹她的芳容。而这件事也揭露出了国民党政府是有多么的腐败不堪。

丁默邨行刑前请人算命

抗战时期,浙江是汪伪政府统治的重要地区,当地民众受汉奸毒害很深,人民的怨气很大。抗战胜利后,浙江省参议会为顺应民意,提出议案:“请中央将丁默邨等人正法以彰显国法。”

丁默邨曾是陈立夫的部下,后来被周佛海拉拢当了汉奸,在抗战胜利前曾是汪伪政府的浙江省省长。

抗战快胜利的时候,他看出汪精卫已经时日无多,无法再继续依靠,于是又找到了老上级陈立夫。当时陈立夫提出了几个任务让丁默邨去完成,这几个任务都是关于限制新四军发展的,丁默邨凭借当时手中的权利一一完成,于是陈立夫答应保住丁默邨的性命。

后来如果丁默邨能够低调行事、不再出现在公共场合,完全可以保住性命。但他在保外就医期间,他高调出门游玩,被一个记者认了出来,于是就写了一篇《丁默邨逍遥玄武湖》的文章,文章一经发布引发巨大舆论,蒋介石知道此事后生气的说道:“丁默邨一定要枪毙!”

蒋介石发了话,陈立夫知道这次是保不了丁默邨性命了,于是给丁默邨写了封信,意思是这次蒋介石想要枪毙你,我无法再帮你了。

后来丁默邨在行刑前给陈立夫写了一封信,大意是很感激陈立夫的帮助,怪自己行事不够低调,送了自己性命。

1947年2月8日,丁默邨经南京最高法院特种刑事庭宣判,以汉奸罪将丁默邨判处死刑。丁默邨不服提起了上诉,尽管他手里“有利于抗战”的证据不少,但他自知坏事做尽,内心还是非常惊恐,于是让家属带了一个算卦的人来到监狱,为自己占卜吉凶。

算命先生问了丁默邨生辰八字之后,掐着手指皱着眉头算了半天也没说话,最后丁默邨沉不住气了问道:“这一次我能否保住性命?”

算命先生问:“天作孽和自作孽你属于哪一个?”

丁默邨说:“我虽然当过汉奸,手上有不少人命,但在抗战后期还是做过不少有利于抗战的事情,你说我是属于哪一种?”

算命先生叹了一口气:“二者都有,听天由命吧!”

丁问:“如果命中注定有此劫,大概在什么时候?”

算命先生:“按照你的生辰八字,应该在阴历五月份,端午节的前三天,过去则罢,过不去......”算命先生没在继续说下去。

算命其实本就是江湖骗术,利用人们迷信的心里骗取钱财,但迷信的丁默邨却把此话当成圣旨般记在心里,天天计算着日子。

转眼阴历5月就要到了,此时的丁默邨精神状态差到了极点,整天唉声叹气惶惶不可终日。

周佛海劝道:“默邨,不要相信算命的胡言乱语,他们只是蒙骗钱财之辈,切莫当真。”

丁默邨则说道:“算命先生说得没错,我手上有人命,属于自作孽啊。中统女特工郑苹如被我抓住,后来死在了76号,如今她的母亲已经告到法院,要替女儿报仇;军统也把材料送到法院,说在上海被杀的特工许克等十二人都与我有关,你想我还能活命吗?”

初夏的南京气温已经很高,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,身在南京老虎桥监狱的丁默邨在昏昏欲睡中被叫醒,押到了老虎桥监狱的刑场准备执行死刑。

检察官问他还有无遗言,丁默邨反倒淡定地回答:“这是我命中注定的一劫,我无话可说。”

这些天来一直惶恐不安的丁默邨在此刻反倒如释重负,对他来说这也许也算是一种解脱。

随着一声枪响,大汉奸丁默邨终于毙命,这一天距离阴历的端午节仅差两天时间。

天作孽犹可恕、自作孽不可活,这句话不仅仅在丁默邨身上应验,在所有罪大恶极的汉奸身上也全部应验。他们为了一己私利卖国求荣、苟且偷生,与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驰,沦为民族的罪人,最终还是难逃一死。